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文艺评论 >> 内容
道通天地有形外思 入风云变化中
——古今诗人的家国情怀与作品的精神高度初探
发布日期:2020-07-27  来源:中国艺术报 陈柯平  浏览次数:
 

诗以咏志,文以载道。古往今来,许多有家国情怀的诗人,创作了流芳百世的优秀诗篇。家国情怀从来都是优秀诗词创作的灵魂。屈原、李白、杜甫、陆游、辛弃疾、毛泽东等千百位闪耀在诗国星空中的明星,其矢志不移的家国情怀与代表作品的精神高度,皆相辅相成,相映生辉。

一、古今经典诗词作品皆蕴含浓郁的家国情怀

《离骚》是屈原的不朽之作,千百年来深深震撼着人们的心灵。屈原为了振兴邦国,“竭忠尽智,以事其君”,但却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”。其文悲叹:“既莫足与为美政兮,吾将从彭咸之所居!”《离骚》正是诗人蕴藏着满腔家国情怀,饱含着血泪写成的一首悲伤怨愤之歌。

唐诗中的边塞诗将家国情怀表达得淋漓尽致。那些经典之诗意境高远,格调悲壮,像雄浑的号子,一声声吹得历史都热血沸腾。例如王翰《凉州词》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的慷慨豪迈;王昌龄《出塞》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的沉痛悲愤;岑参《逢入京使》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”的无奈惆怅;高适《燕歌行》“汉家烟尘在东北,汉将辞家破残贼”的气吞山河,等等。一系列经典唐诗,表现了慷慨豪迈的男儿豪情,战士保家卫国的凌云壮志。

宋代的苏轼与辛稼轩、陆放翁等一批豪放派词人以“小道”承“大义”,将家国情怀寄于长短句中。苏轼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咏史论事,追古思今;陆游的《诉衷情·当年万里觅封侯》沉郁顿挫、愤慨悲怆;辛弃疾的《破阵子·醉里挑灯看剑》慷慨豪迈、酣畅淋漓……多的是沉痛之情、抑郁之气,多的是词人的壮志难酬、豪情难舒,抒发着那种沉郁的家国情怀。

元明清三代诗歌逐渐式微,但表达家国情怀的却不乏名篇。元曲作家张养浩的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用一句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,将对国家动荡、人民离乱的忧思,将作者胸怀天下的壮志表达得淋漓尽致;明朝诗人于谦一句“粉骨碎身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,时至今日,风骨铮铮、碧血忠心,一望可知;将军诗人戚继光说:“繁霜尽是心头血,洒向千峰秋叶丹”,将一腔热血,尽化繁霜,愿染河山灿烂,保国泰民安;民族英雄文天祥说: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为国为民,死生无惧,一身肝胆,光照古今……

古典诗词卷帙浩繁,汗牛充栋。几乎所有主题、各种意象都能在古典诗词中找到。而家国情怀却始终一以贯之:从《礼记》的“苟利国家,不求富贵”到林则徐的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;从霍去病的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”到谭嗣同的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;从陆游的“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”到顾炎武的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;从杜甫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到周恩来的“面壁十年图破壁,难酬蹈海亦英雄”……一首首,一句句,浸润在字里行间的是化不开的家国情怀;一篇篇,一章章,萦绕在眉间心上的是挥不去的家国心绪。

二、诗人深沉的家国情怀催生了有精神高度的经典诗词

先以诗圣杜甫为例。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是杜甫《奉赠韦丞丈二十二韵》中的句子,明确表达了杜甫一生的执着追求和政治理想——辅佐君主,使他的政绩超越在尧舜之上,令江河日下的风俗返朴还淳。杜甫虽然一直没有得到朝廷重用,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匡世济国的责任和理想。

安史之乱爆发后,心系国难的杜甫安置好家人便投奔前线,但被叛军控制在长安,后得以冒险逃出,被唐肃宗任命为左拾遗,杜甫此时才算是真正当上官为国效命。后来又短暂就任过成都剑南节度府参谋、检校工部员外郎等官职,因不习惯幕府生活而辞去。人民蒙受的惨痛,国家面临的灾难,深深地刺激着他沉重而痛苦的心灵。他一路逃难,写下了《丽人行》《兵车行》和“三吏”“三别”,写出了他所看到的民间疾苦及在乱世之中身世飘荡的孤独,表达了他对备受战祸摧残的老百姓的同情。

公元761年8月,杜甫遭遇大风破屋,大雨又接踵而至。诗人长夜难眠,感慨万千,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——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。“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。茅飞渡江洒江郊,高者挂罥长林梢,下者飘转沉塘坳。……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”此诗写的是自己的茅屋,表现的却是忧国忧民的情感。一句“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”诗人的博大胸襟和崇高理想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因此,在中国古代浩瀚的诗歌星空里,杜甫的诗成了诗史。

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新中国的缔造者和杰出诗人,毛泽东的浓郁家国情怀亦催生了他半个多世纪近百首经典诗词。从《七绝·呈父亲》“孩儿立志出乡关,学不成名誓不还。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无处不青山”到《七律·到韶山》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。……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”,都表达了刻骨铭心的韶山情。他为结发妻子杨开慧写的几首词,从《虞美人·枕上》《贺新郎·别友》到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,都表达了情深意长的夫妻情。从“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;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。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”的《沁园春·长沙》,到“九嶷山上白云飞,帝子乘风下翠微。……我欲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”的《七律·答友人》,都抒发了韵味无穷的湖湘情。

在“改造中国与世界”的伟大实践中,毛泽东从“山头鼓角相闻”的井冈山、“天高云淡”的六盘山、“横空出世”的昆仑山到“一山飞峙大江边”的庐山,他的足迹遍布万水千山,视野变得更加开阔,胸襟变得更加广博。毛泽东从“忆往昔峥嵘岁月稠”“阅尽人间春色”“往事越千年”到“子在川上曰,逝者如斯夫”,他的眼界纵贯古今,思绪变得更加悠远,思想变得更加厚重。“报道敌军宵遁”“六月天兵征腐恶”“宜将剩勇追穷寇”,战争年代,毛泽东不遗余力要推翻反动统治,改造社会。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“天连五岭银锄落,地动山河铁臂摇”,和平时期,毛泽东千方百计推动建设高潮,改造自然。“太平世界,环球同此凉热”“冷眼向洋看世界,热风吹雨洒江天”“四海翻腾云水怒,五洲震荡风雷激。要扫除一切害人虫,全无敌。”毛泽东以博大的胸怀,立足中国,放眼全球,不仅关注中国的前途,也关注世界的未来;不仅关心中国人民的疾苦,也关心世界人民的福祉,因此留下了让五洲四海广泛传颂的经典诗词。

纵观我国古今诗词中的经典作品,皆可谓时代精神的触角,敏锐地反映了时代生活的甘苦体验,有思想、有深度,警醒世人,烛照未来。这种标志性成果,既与诗人拥抱时代和生活的深度与密度有关,更与诗人的思想高度、家国情怀紧密相关。

三、当代诗人应当在践行家国情怀中提升作品的精神高度

当下,中国正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实践创新。讴歌伟大的时代潮流,书写民族的新史诗,要求当代诗人在践行家国情怀中,站在时代思想的高处,创作有精神高度的优秀作品。

“家国情怀”的基本内涵包括家国同构、共同体意识和仁爱之情,其实现路径强调个人修身、重视亲情、心怀天下,既与行孝尽忠、民族精神、爱国主义、乡土观念、天下为公等传统文化有重要联系,又是对这些传统文化的超越。《孟子》有言:“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”家是国的基础,国是家的延伸,在中国人的精神谱系里,国家与家庭、社会与个人,都是密不可分的整体。“国家好,民族好,大家才会好”,“小家”同“大国”同声相应、同气相求、同命相依。正因为感念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的同频共振,所以我们主动融家庭情感与爱国情感为一体,从孝亲敬老、兴家乐业的义务走向济世救民、匡扶天下的担当。家国情怀宛若川流不息的江河,流淌着民族的精神道统,滋润着每个人的精神家园。

家国情怀的核心是爱国主义。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讲话中,尤其是涉及文艺工作时,十分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包含的爱国主义内容。2018年5月2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,“我们常讲,做人要有气节、要有人格。气节也好,人格也好,爱国是第一位的。我们是中华儿女,要了解中华民族历史,秉承中华文化基因,有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心。要时时想到国家,处处想到人民,做到‘利于国者爱之,害于国者恶之’。”

然而,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当代诗歌创作中存在的种种问题:尽管也有创作者心怀“出新”的愿望和冲动,但一部分创作者依然是因循守旧、亦步亦趋,缺乏变革的勇气和动力,其作品在主题、情调、意趣等方面显得暮气沉沉,给人以陈腐之感;更为致命的缺陷则是,许多诗词作品在题材上过分狭窄而流于琐屑,或者仅仅停留在私人化的低吟浅唱,甚至在趣味上带有明显的低俗化倾向。有的以市侩的油滑卖弄自己的小聪明,让模仿剽窃之风繁衍;有的以小市民的婆婆妈妈敷衍成诗,任由“小我”“小感觉”泛滥;当代部分词人还热衷于风花雪月、自我陶醉,对社会现实默然视之,等等。

《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》强调:提倡爱国主义,首先应当坚持唯物史观,认为“不管历史条件发生任何变化,凡是为中华民族作出历史贡献的英雄,都应得到尊敬、受到颂扬,被人民记忆,由文艺书写”,要求组织和支持爱国主义题材文艺创作,大力讴歌民族英雄,倾诉家国情怀,弘扬集体主义精神,不断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。正确反映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史、中国人民近代以来斗争史、中国共产党奋斗史、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、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史。同时要求作家艺术家从社会生活、当代人物中挖掘题材,讴歌真善美,贬斥假丑恶,彰显信仰之美、崇高之美。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、尊道德、守道德的生活。这些要求,值得当代每个诗人和诗词工作者认真领会,自觉践行。

作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诗人群体,我们没有理由不热爱自己的国家。当代中国正处于由大向强发展的大变革时期,当今世界正处于国际体系加速演变和深度调整的大变局时期。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,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,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,但前进道路绝不会一帆风顺。我们越是发展壮大,遇到的阻力和压力就会越大。面对叠加交织的“遏制”和“围堵”,面对“中等收入陷阱”“西化分化陷阱”“修昔底德陷阱”等构成的“十面埋伏”,面对波谲云诡的时代风云,当代诗人要有信仰,有情怀,有担当,树立高远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国情怀,以高远志向、良好品质、高尚情操为社会作出表率。这样的诗人群体,其作品才能发挥“经夫妇,成孝敬,厚人伦,美教化,移风俗”的作用,才能唱响主旋律,弘扬正能量。

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
 
热点内容
·常州市书法家协会
·常州市音乐家协会
·常州市摄影家协会
·常州市作家协会
·常州市美术家协会
·2016年常州市文学艺术研究院招聘社会化
·2017下半年江苏省文联书画考级、中国美
·常州市工艺美术家协会
·常州市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“华音杯”
·常州市舞蹈家协会
主办单位:常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地址:常州市延陵西路23号投资广场六楼
联系电话:86679987 传真号码:86679986 网站地图
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483号  网站标识码:3204000082  苏ICP备05003616号-2